闺门令 155 宫门之险

2019-10-12 23:52:54 来源: 顺义信息港

闺门令 155 宫门之险

?

昏暗幽长的宫道之上,随风摇曳的蜡烛在忽明忽暗的闪动,有一个身影在长长的宫道之上快速的疾行。

突然,这身影无声无息的瘫倒在地,连惊呼的声音都湮灭在黑暗之中,随后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直到这声音归于平静,黑暗中再没有一点声响,只剩下忽明忽暗的蜡烛在跳动着。

而这边俞知乐下了马车,快速的向着宫门口走去。

今夜的宫门果然守卫重重,俞知乐仔细的找了一圈常在元倧身边跟着的几个将领,并没有在宫门口守着。

她留了一个心眼,吩咐一旁跟着的元曲先去打探消息。

过了一会元曲就将消息带了回来,说是宫门已经被封锁,禁止任何人通行。

听到这样的消息她反倒不着急向着宫门走去,因为既然禁止入内,那如果她贸然出现的话一定会引起元霁的注意,这样事情反倒不好处理。

她又重新回到了马车之中,想着应对的办法。

正当她凝思的时候,马车外的元曲低低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他说着就将马车偷偷驾到了更隐秘的位置。

俞知乐将马车帘子打开,一辆马车从远处向着宫门走去。

晚上视线较差看不出来马车的颜色,但是可以看到顶上有着飞起的檐角,这马车的款式看起来十分的熟悉,与元倧的马车相差无几。

俞知乐心里一动,“是元霁。”

看来自己来的尚早。元霁还没有完全安排好,如果她顺利进去的话想必还能来得及阻止。

她快速的向着元曲说道:“想办法让那马车停下来,咱们跟着马车一同混进去。”

元曲不知道在外面嘟囔了些什么,而后嘴中发出了几声奇怪的调子,听起来像是鸟叫,因而在这夜里也不引人注意。

几乎就在迅速之间,穿着黑衣服的人犹如鬼魅一般移动着身法到了马车周围,明亮的刀剑在夜晚显得十分的引人注目。

马由于受到刀的攻击,大力的颠了颠,随后元霁的声音响起。“什么人?”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刀剑相击的声音。

寂静的夜里这打斗的声音显得十分引人注目。宫门口的人也注意到了动静有一小队人马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俞知乐将自己脑袋上累赘的官帽一丢,拿出随身揣着的小刀将这宽袍大袖的官服割了好几刀。

迅速将衣服改的精干不碍事之后,她拽着元曲就出了马车悄悄潜伏在黑暗中。

两人看准时机,等到宫门口的士兵完全投身到战斗中。两人快速的跑到了马车背后。然后钻在了马车底。

还好这辆马车属于皇家。够大够宽敞,俞知乐和元曲手脚都勾在马车底也不会被人发现。

元曲召唤而来的黑衣人又打了一会之后便迅速撤离,元霁的人有心要去追赶。但是没元霁制止了。

马车哒哒的开动就到了宫门前,守门的将领接过驾车之人递过去的腰牌看了几眼,而后让开了通向宫中的道路,“开门。”

“等等。”

元霁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在车厢内响起。

死死扣在马车底的俞知乐可以感觉马车先是一重,而后一轻,元霁似乎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都统领,这深更夜重,还往都统领将本王的马车仔细检查一番才是。别忘了任何一个细节。”

“是,齐王殿下。”

都统领将刀从腰侧抽出,向着马车这边走来。

他先是钻进马车里面仔细的筛查了一遍,就连座位底下都将垫子拉了起来,仔细的敲了敲看看有没有藏人的可能。

而后出来之后他又站在马车边沿上在车顶仔细搜查。

确保无人之后他将刀伸出,向着马车底下就伸了过来。

俞知乐听到上方的动静一阵紧张,没想到元霁是这么小心翼翼。

她用力扒着马车手指已经开始变得坚硬,汗珠大滴大滴的从额头下冒出,此时都统领的剑已经毫不留情的伸到了她的眼前,直直的向着俞知乐的眼睛就刺了过来。

俞知乐连忙避头,躲过了这一剑。

剑刺了一下之后便出了马车底,正当俞知乐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那剑又刺了回来。这次比上次还要刺的深,就算俞知乐已经尽力避开了剑尖,但那剑还是向着她的脖子刺去,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如果躲,就会被发现;如果不躲,被刺的血迹一样会被发现。

突然,元曲的手伸过来以胳膊来为她挡了这剑,而后他迅速扯下来一角衣服用着挡剑的那只手将布料缠在了脸上。

与此同时,都统领用剑刺探到有人之后他即刻抽回剑,命令道:“全体注意,有刺客。”

“靠你了。”

元曲小声对着俞知乐说了一句之后大叫一声,从马车底下滚了出去,直接就向着元霁刺过去,“狗官,拿命来。”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谨防元霁听出来他的声音。

俞知乐看到元曲为自己挡了一剑心中感动,这人虽说平常没什么好话对她,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也能做到如此地步。

她死死的抓着马车不敢动弹,只听到传来一阵阵的打斗声音

元曲一边抵抗着围攻过来的侍卫,一边还向着元霁那边蹭去,他的刀法迅猛而又有力,暂时这些侍卫还不是他的对手。

元霁被他逼得连连后退,直至退在了马车周围。

元曲嘴角得意一笑,向着元霁就刺过去,“看爷爷把你裤子割了。”

“好大的狗胆!”

元霁高声呵斥之后向着一侧一闪身子,躲过了元曲这一剑。

元曲嘴角的笑意更加得意,稍稍转动了方向将剑就向着马身上刺去。

“噗嗤”一声,刀插在了马身上。马吃痛长嘶一声,撒开蹄子就向着远处跑去。

元曲似乎是很懊恼这一剑没有刺住元霁,“啊呀,手滑了。继续继续。”

又向着元霁一剑剑的刺了下去。

“拦住马车!”

元霁一边躲着剑,一边命令侍卫拦人。

元曲看着有些发疯的马一路闯到了宫门内,他敷衍的祈祷了下俞知乐别毁容。

而后他转过头来对着越来越多的人?大喊一声,“啊呀,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一个,太不公平爷爷我不玩了。”

然后他就开启了疯狂逃命模式。(未完待续。。)

ps:上一章虫子不小心把萌萌哒元曲写成了元序,竟然没人提醒我,虫子应该开心还是忧伤……

可能近背序曲背的多了,一不小心就写串了……

对了,今天大阅兵,虫子这里也有惊喜哦~~

...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收费贵吗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刘锦峰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收费标准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黄建麟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收费情况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