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专栏秋梧飘絮菊香错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20:59 来源: 顺义信息港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题记    一、  菊花,别名更生。九月,菊花开遍。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一大户人家的庄院。于后园梧桐树下俏立的她,鹅黄色绣襟搭配白纱裙,一条翠绿长缎把腰围得盈盈一握,柳叶眉含春,杏仁眼漾波,瑶鼻樱唇,施施然若一朵菊,在风中摇曳万种风情。  此时她唇边蕴一抹冷笑,看着向她围拢来的那群家丁,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盯着她。  “大家一起上!”随着带头的那个人一声令下,家丁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扑上来,顿时刀光闪闪,剑花朵朵,细细密密如雨丝,直朝她全身招呼。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影翩然出现,惊若飞鸿,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家丁手上的兵器散落一地。那白影则手持宝剑在她身边落定,气定神闲,风度翩翩。  “姑娘,快走!”他把剑一摆,一边护住少女,一边出声催促,声音低沉而平稳。  她微微一笑,明眸皓齿,顾盼生姿,映得满园菊花黯然失色,白衣男子一时也有些失神了。她没有要走的意思,只是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把软剑,剑身宽不过一寸,颤颤巍巍的似乎毫不着力,然而经她手腕一抖,银光乍现,剑动人动,身形灵动间漫天剑花飞舞,宛如寒冬里的雪花,肆意的宣泄着寒气,那剑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灿然开放,顿时笼罩在一众家丁的头上。  待得银光寒气收敛之后,地上斑斑点点,滩滩血迹妖娆,而先前气焰嚣张的家丁无一幸免,全都倒地气绝身亡,喉间均有一道深深的剑痕,鲜血正汩汩地从缺口流出。这一手笔亮得干净利落,白衣少年一脸惊骇,原来,她居然是个绝顶高手,就凭这功夫,在江湖上也是少有敌手。她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笑了一笑,语气轻巧中难掩一丝凄凉:“我是更生。此项任务已经完成,多谢公子相助,后会有期。”双臂一展,宛若矫捷的燕子,一顿足,施展“帘云纵”,潇洒地跃上墙头,然后回眸看他,双瞳澄澈,把那依旧沉浸在错愕里的清朗眉眼,深深印在心里。  更生。他低眉喃喃,口中念念有词,燕翔山庄的号杀手。    二、  燕翔山庄。  秋风阵阵,浮叶飘飞。更生坐在石凳上,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心爱的软剑,擦着擦着,一个英俊挺拔的白影浮上心头,紧急之时的出剑,气定神闲的相护,诧然惊愕的神情始终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搅得她有些心浮气躁,索性把剑放置于石桌上,怔怔发起呆来。  “金菊,累了吧!要不要回房歇息一下?”  更生站起身,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师兄杨若帆在唤她。杨若帆平时除了练武,还喜欢吟诗作画,尤其喜欢画菊花。他笔下的菊花风骨傲然,栩栩如生。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他的儒雅气质却由内而外,浑然天成,是很多女子心仪的对象,但他的心里早就刻下了一个倔强女子的身影,再也容不下她人,虽然这个女子从来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更生,在他看来,只是他的师妹,一个值得他用生命去怜惜的女子。  “没事,杀人……我都习惯了,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累了……”更生笑了,却是满目苍凉,“师兄,不要再叫我金菊,金菊早在十三年前死了,现在的我叫更生,杀手更生。”  “金……嗯,好吧,更生,师兄知道你,这些年来你……并不快乐,现在的日子不是你想要的,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还可以拥有另外一种生活,平淡却安心的生活?”杨若帆沉吟半晌,开了口,语气虽是淡淡,眼眸里却期待浓浓。  “不!我要报仇!”金菊不假思索地回答,“自从十三年前师父把我带回来,把这把寒霜剑送给我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已经没有了平淡和安心,只剩下等待,只剩下报仇!我永远不会忘记娘亲和父亲的冤仇,我发誓,绝不让凶手逍遥法外!”说完,金菊再不看若帆一眼,犹自坐下,继续擦拭那日夜不离身的剑,眼神寒若冰霜。    十三年前,更生不叫更生,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金菊。金菊和父亲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喜欢菊花,花园里便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菊花。她经常采下新鲜的菊花,做成菊花糕,菊花酥,菊花饼……给金菊吃,那股独有的馨香,是金菊特别喜欢的味道。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这样幸福的日子被无情地剥夺了。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一群黑衣人闯入了这个家,把这个家拆得支离破碎。金菊和贴身丫鬟莲儿被母亲塞进衣橱,她从不够严实的缝隙里往外看,亲眼看着黑衣人把沾满血腥的刀狠狠砍向温和的父亲的颈项,而另一把罪恶的剑从母亲的胸部刺过,母亲倒下的时候,碰倒了桌面的花瓶,鲜血染红了身边怒放的菊花。她想喊,嘴却被莲儿死死捂住。年仅七岁的她,永远忘不了父母那两张痛苦的脸、四只不瞑的目。  一夜之间,昔日的豪门金府惨遭灭门。    黑衣人走后,金菊和莲儿从衣橱里出来,金菊搂着母亲气绝身亡的尸体哭得声音嘶哑。还是莲儿有主张,她担心黑衣人会重新回来,硬是扯着金菊离开房间,悄悄的藏到废弃后园一个枯井里,然后两具簌簌发抖的身体蜷缩着抱在一起。  果然不一会儿,黑衣人就回来到处搜查她们这“漏网之鱼”了。所幸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个废井,她和莲儿才得以侥幸逃脱。  金菊和莲儿在井里呆了三天两夜,饿得没有多少力气讲话了。第四天,天亮了很久,一个来此玩耍的男孩忽然听到井里有异常的声音,好奇之下大胆地过来查看,才把她们救出来。  气喘吁吁地把两个女孩拉上来之后,男孩好奇地问:“你们是谁?怎么会在井里?”  金菊瞪着圆圆的眼睛一言不发,她的眼泪已经流完了。  “别怕,告诉我吧,兴许我可以帮助你们,送你们回家。”男孩子又说,语气很是恳切。怕她们不信,还使劲地拍了拍自己并不壮实的胸脯,向她们保证。  “我们是金府的,她是我们家小姐。三天前,老爷和夫人被杀了。我和小姐亲眼看见的,他们死得好惨……”莲儿泪如雨下。  “我不会放过那些凶手的!我要报仇!”金菊握紧了柔弱的拳头,然而随即又尴尬地低下了头,因为肚皮咕咕叫了。  “饿了吧,我这有一个馒头,来。”男孩子很细心,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分成两半,一半递给莲儿,一半递给金菊。莲儿接了过去,而金菊眼定定地看着男孩子,一言不发。“要报仇,就得活下去。不吃点东西,就会饿死,命都没有了,还怎么报仇?”  这句话犹如醍醐灌顶,惊醒了金菊。金菊的眼中顿时燃起熊熊的火苗,她一把抢过男孩子手里那半个馒头,狠狠地往嘴里塞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报仇!    三、  离开金府之后,为了避人耳目,金菊和莲儿不得不找了一片山林,钻了进去。  男孩送的干粮已经吃完。金菊和莲儿只好摘些野果充饥。山高林密,两个女孩子终于还是失散了。金菊焦急地到处寻找。深一脚浅一脚地寻到山脚下的时候,眼前的杀气让她赶紧闪到一棵大树旁,小心翼翼地朝外张望。只见一个面容清丽的女子,乌黑的长发束成高髻,只插了根银色的梅簪,手持一把银光闪闪的剑,独自应付五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却面无惧色。只见她冷哼一声,手捏剑诀,玉手挽起漫天剑花,剑花所过之处凉意侵体,让人目不能视。剑花消失后,那五个大汉已经躺下,他们已经永远没有机会再次起来了,因为他们已经见了阎王。  金菊眼见着这个女子用洁白的手绢擦拭剑身之后就要离去,赶紧跑出来,张开双臂拦住去路。  长发女子望着她的面容,眼里闪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光芒,她冷冷地说:“你这孩子拦住我,想干什么?”  金菊忽然双膝着地,“我叫金菊,我要拜你为师。”  那位女子摇摇头,“学武很辛苦。”  金菊抬起头,毅然地说,“再苦我也不怕!”  女子眼里忽然精光暴涨,她蹲下,望着金菊的眼睛,似乎要看进她的心里,“为什么要学武?”  “我要报仇!”  “哦……”  女子把金菊带到了燕翔山庄。  从此,世间少了一个叫金菊的少女,燕翔山庄多了一个更生。    十三年后,根骨奇佳的更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惯使一柄寒霜剑,其武功造诣已经迫近她的师傅,成了燕翔山庄名副其实的杀手。江湖传言此人武艺卓绝,尤其心狠手辣,寒霜剑下无一活口,让人闻之色变。她似乎不问善恶,只要是师父有令,刀山火海敢下,天堂地狱敢闯。  只有师兄杨若帆知道金菊的苦。亲眼看见金菊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痛了自己收拾,伤了自己包扎,多少个夜里,抚摸着全身上下累累伤痕,独自躲在角落里舔舐忧伤。而他自己,师父却是不屑于派他任务,虽然他武艺毫不逊色,却是心慈手软,从不伤人毫发,每次接到任务,总是留下活口,让师傅不得不出面进行善后,师父每每斥责,杨若帆都唯唯诺诺认错,然而还是不能对对象痛下杀手,师傅尽管火冒三丈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让他处理庄内杂物,而再也不派他执行任务。似乎他对师父这样的安排很满意,每天都笑容满面,只有面对更生的时候,他才会一脸认真。  现在,他又认真地和更生说:“金菊,你现在做的事,和当初那帮黑衣人有何不同?”金菊一怔,若有所思看着他。  杨若帆继续说,“金菊,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子。冤冤相报何时了,放下仇恨,我们退隐江湖,找一处桃花源重新开始,相信我,我会让你幸福的。”  若帆的一片痴心,金菊不是不懂,然而,她并不领情。他不知道,没有了恨,她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是什么。至于爱,她还有资格得到么?  所以面对若帆的表白,她总是低了头,默默离去,不肯有一星半点的回应。这次也一样。  杨若帆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那股孤寂灼伤了他的眼睛,他纵然心疼至极,却也束手无策。  于是,他选择了暗中守护。  金菊每次出任务的时候,他都悄悄尾随而去,以便需要的时候施以援手,然而金菊从不曾失手。  那一次,更生奉命取金刀门掌门的命,杨若帆恰巧因为庄里有贵宾要招待,而没有尾随,才会有白衣书生施以援手,虽然金菊一样不需要谁的出手相帮。    四、  “师父,这个消息准确吗?”金菊听到师傅的话,两眼熠熠生辉,灿若繁星。  “当然,为师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调查。当年你爹深得皇上器重,在梧州赈灾的时候,不愿意和同行的官员同流合污,执意把赈灾物品全都发到百姓手里,因此得罪了很多人。而背后掌控整个过程的,正是和你爹情同兄弟的韦大洲。”这个被金菊称作师父的女子,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燕翔山庄庄主梅簪!  “啊!为什么呢?”金菊诧异地问。  “也许这就是人性的丑恶吧!强烈的嫉妒心理会葬送一切表面看起来很美好的东西,包括兄弟之情。”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梅簪冷冷地说。  “狗官!今夜我要灭你满门,让你血、债、血、偿!”金菊两眼喷出熊熊的复仇火焰,右手下意识地握紧腰间的寒霜剑。  一旁的杨若帆听得很仔细,刚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了嘴,看着金菊决然的神情,他的心里隐隐泛起不安和担忧。  牙还牙,以血还血,真的好吗?金菊啊,报仇真是你的心愿吗?可惜没有人能回答。    “金菊,报仇之后,就此罢手了吧!”在回廊拦住金菊,杨若帆皱着眉头,担心地看着她。  “嗯,我也累了,倦了。”她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心里却也是千回百转。  自从那日的惊鸿一瞥之后,白衣男子便成了她的眉间心上挥之不去的影子,每每午夜梦回,金菊披衣而起,站在窗前仰望苍穹的时候,她居然能感受到久违的温暖,她又惊又喜地发现,有颗小小的苗,在她满是焦土的心里发芽,他,是进入她心里的人,他会给她带来春暖花开吗?  她不知道,但是她很想知道,她会知道的。    五、  秋雨潇潇,落花满径。  三更梆响,正是人们美梦正酣的时辰。金菊一身夜行衣装扮,悄然来到韦府,目测了墙体的高度之后,一招洒脱的“乳燕穿云”就跃过围墙,轻轻巧巧地落在院子里。左右张望了一会,便迅速作了准确判断,过曲廊,穿花墙,直奔主人卧房。似乎韦府并没有护院的家丁,加上有淅淅沥沥的雨声作掩护,轻功卓越的金菊行动畅通无阻,却在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被低沉的话语吸引,停下了脚步。  金菊悄然摸近,一个“帘云纵”无声无息跃上房檐,再一式“倒挂金钩”探下身来,几个动作一气呵成,相当爽利。她用食指沾点口水,轻轻点破薄薄的窗户纸往里张望,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要掉下来。屋里,分明有那个萦绕在心里千百回的影子!  赶紧回神,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果真不愧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杀手,片刻功夫,心情已然平复,她继续往里窥着。  依旧是一袭白衣,依旧是怜惜的笑容,只是,他此刻面对的是另外一个明艳的女子。  “汀兰,明天就是我们成亲的日子了,真希望这长夜快点过去。”他温柔地说,握紧了女子的手。 共 842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包皮龟头炎的中医疗法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权威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