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胎質和火候判斷紫砂壺的詳細信息

2019-05-03 11:31:29 来源: 顺义信息港

紫砂真偽鑒別首重泥料。歷來贊美宜興紫砂都說“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明末周高起也說:“至名手所制,一壺重不數兩,能使土與黃金爭價。”這說明紫砂壺的本質雖未沙泥,一經名手便價擬珠玉。制壺用的紫泥是屬于甲泥礦層的一個夾層,礦體形態呈薄層狀、透鏡狀,厚度在幾十厘米到一米左右,穩定性差,常因不延續而滅絕。所以《陽羨茗壺系》日:“出土諸山,其穴往往善徙,有素產于此,忽又他穴得之者,然皆深人數十丈乃得。” 《陽羨茗壺賦》日:“宛掘井兮干尋,攻巖有骨,若入淵兮百仞之上。”古制八尺為一尋,七尺或八尺為一仞,由此可知紫砂泥礦的開采就像煤礦深挖地層一樣的困難。另種適于制壺的嫩泥則產于離地表四五尺處,可以用“明掘”方式直接獲得;黃泥、白泥則深淺處皆有蘊藏。成書于民國二十六年(1937)的《陽羨砂壺圖考》:“就土質而論,自明迄今,凡數百載,一山土層開發既盡,不得不向他山求之,產土之穴既異,土質自屬不同,賞鑒亦隨之而別。”

这些文献启示着我们:不同的年代所产的泥矿便有不同的泥质,换言之,凭借泥料可以解读出断代的若干信息。尤其是加上泥料提炼的方法、烧结的特征、出窑后经过时间风化的程度、使用痕迹、包浆合理性等,都是这件砂壶的胎质可资提供的“履历”内容,使我们在赏鉴紫砂时,有了可供判准的依据,由于时代信息已基本完整地展现在紫砂胎质上了。

就拿泥料提炼的方法而言,明代练泥的淘洗技术相对落后,所使用的泥料颗粒较大,学界曾对各时期泥料颗粒的粗细进行分析发现,明朝紫砂泥料的目数为26目——35目,清朝前期约35目清中期为55目——60目,而现代手工制泥约为60目,但一般宗的机械炼制则为100目——120目(目数是指每平方英寸内的孔数,可代表泥料的精炼程度),可见年代越早颗粒越粗,目数越低,孔隙度也越大。

中国目前有纪年可考的早的紫砂壶是1965年南京市中华门外明司礼太监吴经墓出土的提梁壶,此壶的坭料与1976年羊角山遗址所出的残器相类似,泥料很粗,接近缸胎,可知此期的泥料只是将原本制作缸瓮的泥料再加澄练而已,因炼制的技术较粗放,所以杂质较多,烧成的器物表面自然粗糙。此外,《阳羡茗壶系·正始》载:“李茂林,行四,名养心。制小圆式,妍在朴致中,允属名玩。自此以往,壶乃另作瓦囊,闭入陶穴,故前此名壶,不免沾缸坛油泪。”可知当时紫砂壶是与缸类一同入窑烧制,所以壶身局部都沾有少许的釉泪,也阴阳面的色差和火疵现象,这些都是接触明清砂壶时应当先理解的重要基本功。

然而明代茶壶也并不是一定就是粗砾砂胎,以1974年河北省正定县北圣板村清顺治七年梁维本墓出土的“陈用卿制款圆壶”呈色紫褐,胎中掺有黄色沙砾,但用泥却也相当细腻,可见名手之作自是不凡。奇怪的是,粗沙颗粒的砂壶又不一定是明或清初的,因为作伪者亦熟知是理。前几年台湾有不肖业者结合内地陶工,以“水洗砂”的手法(将含砂粒的成壶坯状态时,以水洗去器表的底泥,独留粗沙突显效果),并在壶身摹刻以清朝、民国名家字画,作旧后再诿称名人庋藏的旧器云云,一度闹得满城风雨,此事便是一个惨重的实例。事实上明朝紫砂器虽然颗粒较粗显,但凡名手所制者皆特重“养土”,加上窑火克谐,烧结时表面砂质熔化形成的玻化作用明显,故能在粗显的颗粒表层有一种透而不炫的细致莹洁感。

对陶人而言,好的泥料固然难得,但如能善用几种不同色泽的泥料相互配合,或再掺以砂、熟料,则可使色泽、质感的变化更加丰富,艺术效果更加出众,如烧成后可呈现天青、栗色、石榴皮、梨皮、朱砂紫、海棠红、青灰、墨绿、黛黑、冷金黄、金葵黄等多种颜色。所以配泥的技艺自古以来便是陶人之间的商业机密,《阳羡茗壶系》:“取用配合,各有心法,秘不相授。”调制泥料的首推明万历的时大彬,他对紫砂泥料的配合运用独具妙旨,除了泥包的多样外,也在质感变化上迭有昕创,清代李斗的《扬州画肪录》:“陶土之内,杂以砂,尝毁旧甓,以杵舂之,使还为土范。”这种掺砂之法不但强化了壶坯的强度,使造型创作更具可能性,更重要的是,通过各种粗细不同颗粒的变化,丰富了紫砂陶的质感与触感,对于泡茶人手与壶身的温润接触,摩挲抚惜了更难以言喻的微妙情愫,是以有谓“玩壶如玩玉”的说法。因此,自时大彬以降,大凡名家对泥料的配制十分讲求,借此突显名家的艺术风格。

《阳羡砂壶图考·壶质辨别》曾对质地、断代有详细描写:

1、由明以迄清初(甲)凡紫砂制者,胎骨硬而坚,色润而光和。(乙)红泥所制者,胎骨虽不如紫砂之坚,温润透明则一也。(丙)至白泥黄泥,胎骨之坚固与紫砂无异,唯温润透明则不如。

二、雍乾之世(甲)紫砂制者,胎骨仍属坚固而温润透明巳逊。(乙)至朱泥所制者,胎骨松而不结,色枯而不泽,每以釉做皮使其光腻,已非本质之美矣。 (丙)唯黄泥白砂所制者,胎骨之坚、色泽之温润,与清初制品恍如相似。

三、降及嘉道(甲)紫砂壶胎骨之坚,仍可比美清初,唯透明温润殊为逊色。(乙)白泥亦复如是。 (丙)独朱泥制者,胎骨坚硬胜于雍乾传器,而略逊于明,且与清初相较,色仍温润仅透明不如耳。

4、递至咸同光宣(甲)紫砂制器胎骨之坚,尚与嘉道传器相伯仲,唯色泽枯燥未脱砂土之气。(乙)白泥所制者亦同。(丙)朱泥壶则胎骨干而色寡。

理论上,若要观察泥料胎质,是在器表没有任何外来的茶垢或包浆、土垢等附着其上时的原貌为佳,但在实务上,未必能尽如人意。例如传世老壶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包浆”,亦即紫砂壶由于常常把玩摩擦,或冲泡使用,长此以往,就会有一层光亮面,带有古朴的老味。包浆多多少少会干扰泥胎的质地与色泽,此时可以先从壶身内壁或壶盖内面先看起,内内外外两相比较,求取鉴赏的判准信息。实际上,对真正有经验的鉴赏者而言,绝不会遭到该壶的包浆状况而左右,因为一方面赝品壶要作旧、作包浆并不难,反倒是不合理的包浆会露出破绽来;另一方面有许多老壶的原始包浆早被冼去,例如在台湾的紫砂收藏界,不少同好习惯将尚具实用性的老壶拿来泡茶使用,尤其是朱泥壶更是冲泡高山茶的,因此常将老壶的包浆以冼衣用的漂白水(或粉)漂洗干净,再以茶汤熬煮后使用。在经过一段时期的“养壶”后,此壶便温润内敛,自发黯然之光。这类泡养过的老壶对新手而言,多半会由于它明亮的温润感而缩怕上当买到新壶。事实上,老壶是老壶,反而经过使用的老壶(尤其是出土壶、出水壶)可使原本枯涩的胎土苏活过来,珠粒隐现,更现其可人之处,这也是紫砂的特色之一。当然,对于别具意义的包浆、土沁等,仍以维持原状为宜,毕竟它们都是时间的轨迹。

来源:瓷库中国

《双城生活》揭秘马伊俐主演
阿里郎成员疑遭绑架与韩国黑老大女人玩暧昧
央视买新春备播剧集《乡村爱情4》打头阵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