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以轩这是国内首部电影拍戏尺度要慢慢来

2020-09-17 15:24:38 来源: 顺义信息港

安以轩:这是国内首部电影拍戏尺度要慢慢来 安以轩(图片来源:凤凰娱乐) 众位主创(图片来源: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讯8月9日,电影《喋血孤城》的导演沈东,携主演吕良伟、安以轩、袁文康作客凤凰,畅谈了电影幕后的故事。安以轩和袁文康在片中的一段洞房戏成为焦点,安以轩表示这是她拍戏以来最大尺度,笑言拍戏尺度要慢慢来,不能一下连肚兜都没有穿就全露了。 主持人:可能我们知道安以轩在以前可能拍的偶像剧或者是一些古装戏比较多,跟吕良伟大哥合作,和沈东导演合作的这种国恨家仇这种戏对你来说,难度最大的地方在哪? 安以轩:其实蛮多的,这是我在国内的第一部电影,然后我接到他的剧本我马上答应了,大家觉得我是偶像艺人,所以我没有接触过这种战争题材,再加上这段历史我觉得是被很多像我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遗忘的,如果我第一部电影可以参与这样一个有意义的,甚至因为我们变成一个纪念的东西,一直去提醒年轻一辈的人你现在过的很和平、很幸福,这个是前人这么辛苦留下来的,所以在我这个时候我可以参与它,把这个电影完成,甚至可以告诉喜欢安以轩的比较年轻的人,可以一起进电影院看这部电影,这是我最愿意去做的事情。 加上又知道是跟吕哥和沈导,之前知道沈导拍过很多这样的东西,会更放心,把我第一次拍电影这个东西,因为他们的参与我才能够表现得更好,去表现一个在战争上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去诠释好她。 主持人:那等于是第一次走上银幕就扮演了这样的一个角色,我们听到之前有报道还说,你在跟袁文康的感情戏当中洞房的一场戏是不是跟导演还闹了一场小别扭。 沈东:不是一点小别扭,呵呵,其实是这样子的,一开始我们确定了以轩妹妹,确定完后没有见面,她的经纪人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绕来绕去绕半天,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就是看着剧本都挺好,有一场戏以轩可能觉得尺度太大,不能接受,就是洞房夜这场戏。然后就天天探讨,我说我们第一要遵循艺术规律,第二遵循演员个人的选择,第三个呢我们一块商量看着办,如果我们说大家觉得都能接受,都觉得可以把这个点克服过去,那我们就这么去拍这么去做,如果觉得彼此都不能接受,我们可以保留嘛,可以不做,完了以后安以轩来了,来了以后也是,第一次见面,也是絮絮叨叨讲这个问题,当时我故意吓唬她,我说必须都拍,我说我们的摄影师看了相关的很多的有关的影片资料,在什么角度,怎么布光。 安以轩:因为剧本写的很赤裸裸,就感觉你肯定要可能半身正面什么的得裸,起码背部全露。 沈东:把她吓得不行。 安以轩:文康跟我是很多年好朋友。 沈东:文康跟我说没有关系我牺牲了。 主持人:他当然没有关系。 沈东:所以我觉得文康特别勇敢,特别不错,说我没有关系。 安以轩:但是我们后来一起讨论,其实那场戏我觉得很重要,然后我们换了另外一个现在大家进影院看到的方式去表达,可能比原来这么赤裸裸来的更重的感情。 沈东:这是你一家之言。主持人看过。 袁文康:原来准备我替他。 主持人:最后你妥协了是吗?最后等于是。 沈东:不是她妥协了,也不是我妥协。其实现在回过头来想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这样做的是对的,但是我们确实失去了一次很好的往上走的机会,坦率的讲,坦率的讲,如果这样的话没有问题,如果再往前走一步或者半步,其实我觉得观众的情绪会更好的调动,你看主持人点头了,你觉得呢。因为看完这有人,主创,我不能讲是谁,就是讲扑上去、扑上去,就觉得应该是发生,结果一见血,就穿上肚兜了。 安以轩:因为我是第一次拍这样的戏,已经是最大的尺度了,无石棉垫片最大了,所以那时候我的友,我的粉丝都疯了,不会吧,沈导让她脱了,千万不能脱,轩轩不行。 沈东:其实我觉得偶像也好,实力也好,我觉得要一切从这个剧情出发,我想听听主持人的感受。 安以轩:你看了吗? 主持人:我看了,我看了 沈东:你觉得这场戏够还是不够 主持人:我觉得要看一下袁文康的感觉够不够吧,你演的时候够不够这个点,情绪有没有到。 沈东:还是有一点遗憾。 主持人:心里面还是觉得有点遗憾。 沈东:回头讲,确实还是有点遗憾的,吕哥他看过两次了。 吕良伟:是不太够。 安以轩:我说慢慢来,我连肚兜都没有穿过就全裸,我真不行。 沈东:全裸要到第三部。 安以轩:我连背部都没有露。 沈东:后面,安以轩,不能一来全全裸,从肚兜开始,第二部半裸,然后是全裸 安以轩:要慢慢来,你看我连吻戏以前都挺那个的。 主持人:都很注意。 安以轩:不是注意,其实是自己这一关比较难过一点。 主持人:是自己过不了呢还是注意自己的形象。 安以轩:不是形象,再丑啊,为了拍戏其实什么都行,到吻戏我就哎。 主持人:说你们俩那么熟,演这种戏的时候有没有尴尬。 安以轩:有,其实会。 沈东:也有笑场 主持人:也有笑场吗? 沈东:其实这场戏拍了三个晚上。 袁文康:对,三个晚上。 沈东:特别好玩,其实我们就是说这场戏的时候基本上是在后期拍的,然后为了这场戏的准备,都知道洞房戏嘛,然后做了很多的准备,比如我们专门买电热炉,加热器,做各种的防护措施,然后闹得好象整个剧组都知道我们有一场非常非常养眼的戏要拍,因为拍到特别后边了,特别累了,大家都很疲惫,到了现场的时候所有主创在,所有演员在,很多人都已经不知道去哪了,特别好玩这场戏,所有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人都出现了。 主持人:就为了看安以轩是吗? 沈东:对对,他们很遗憾,没有看到应该看的。 主持人:可能说到尺度,可能袁文康可能尺度比较大,因为在《A面B面》里面我们都看到了你的非常精采的演出,你是不是一个什么角色都敢挑战的人? 袁文康:我不是说什么角色都敢挑战吧,我觉得就是,按照人物跟剧情,作为我来讲,就是为了剧情跟人物,我觉得我愿意做出这样的,而且你是在忠于你所表演的角色,这是你必须要做的,嗯,等于就没有什么跨越不了的界限吧。 安以轩:你光到哪里了?都光了吗? 袁文康:对啊。 安以轩:啊?真的假的? 主持人:你不知道吗?背面全裸吧。 安以轩:连屁股都有吗?什么片什么片,我去看。 主持人:开玩笑,我们知道袁文康在《集结号》里面指导员的形象给我们印象非常深刻,那是从文弱书生转到一个英勇的角色,在这个里面是一上来就很英勇,就冲锋陷阵的角色,你怎么把握这个角色。 袁文康:职业个性,这个人的个性可能跟我生活当中比较接近,声屏障厂家生活中看上去是一个比较容易让人误会的一种性格,谈谈恋爱喜欢小资,一旦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就会非常专注,对他的职业非常专注的人,作为一个军人角色的时候包括面临选择的时候他也是做出了他应该做的选择。 主持人:这个选择是他应该做的吗?以你的观点看他这种牺牲值不值呢? 袁文康:我觉得是值得的,其实包括最后在洞房那场戏的时候,商量为什么最后是女孩主动,他是被动,他并不希望那天晚上能够会有这样的结局,他还是想就是作为,他还是想,嗯,因为密度计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就是都已经心里做好了准备了,就是这个时候再有这样的一件事发生的时候,就让他更难做出选择。 沈东:他们的表演是非常准确的。
娄底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娄底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泸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泸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