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贺仁中电咨询EPC中国道路的开拓者

2019-06-13 23:01:59 来源: 顺义信息港

康贺仁:中电咨询EPC“中国道路”的开拓者

中国经济马鞍山2月17日讯(冯兴科)在马鞍山电厂见到康贺仁的时候,中国经济印象深刻的是他黝黑的脸庞和不断比划着的长满老茧的粗糙大手。康贺仁被同事们戏称为“拓荒牛”,就是在一线工作的时候,有股狠劲,不解决问题不罢休。“只要老康在,心里不发慌。”这句话是老康的同事们见到中国经济说得多的一句话。老康到底有那些魅力呢?

康贺仁,1964年10月出生,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中国电力建设工程咨询公司(建成“中电咨询”)副总工程师。虽然他现在位居副总总工程师,但他是实实在在从基层的一线技术工人经历近三十年的磨练,靠业绩干到了副总工程师。他在中电咨询,是承包项目管理的行家里手和“三员虎将”之一,在每一个项目的调试与整套启动的关键时刻,都能见到他忙碌的身影……但这些都只能从他身边人的讲述中得知,他说:“没什么好讲的。”但无论如何,“168”是康贺仁人一生绕不开的一个重要数字。

“168”是电力建设者眼中的“关键词”,指火电机组通过168小时的满负荷试运,是对新机组安装、调试以及机组性能的综合性考验,如足球场上的“临门一脚”,风险和不确定性很高,而高级别机组一次性通过168小时试运行的难度更大。在康贺仁28年的电力建设职业生涯里,亲历了20多个“168”,但难忘的还是蹚出能源建设EPC“中国道路”的铜陵、马鞍山、合肥3个电厂4台机组的“168”。

个168开启EPC“中国道路”

康贺仁的个EPC总承包项目——皖能铜陵电厂6期扩建1100万千瓦机组工程(简称“铜陵六期”),也是我国电力建设史上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火电机组EPC承包项目。“ECP这种集设计、采购、施工为一体的‘交钥匙’工程建设模式非常好,但如果个项目就没成,那以后还怎么发展?当时我就一个想法,‘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作为当时分管施工的项目副总经理,康贺仁说。

铜陵百万机组采用的是塔式锅炉,国内同类机组已投产的有40多台,都曾在168小时试运行时爆管,每次爆管的直接损失是500万元左右,由于停机给电及业主带来的损失更难以计数。

为了保证此次“168”的顺利通过,康贺仁在工程初期就定下了消除锅炉爆管顽疾的目标。他带领团队,花了三年时间,对塔式锅炉中采用的T23材质管道从制造、运输、仓储到安装调试进行全方位研究,破解了百万机组中该材质管道容易爆管的难题。

2011年5月6日,铜陵六期百万机组一次性通过168小时试运行,运行两年来没有发生过一次爆管,是国内同类机组未发生爆管的机组。同时,也为我国能源建设EPC项目的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

第二个168吹响EPC号角

2011年末,已经在工地过了三个春节的康贺仁本打算在铜陵六期项目后休息一下,但EPC总承包项目——马鞍山电厂“上大压小”266万千瓦机组又进入了调试的关键时期,“当时考虑了半天,这么重要的总承包项目不能有半点疏忽,还是得让老康过去。”中电咨询董事长李兵回顾当时的情形时说。

在马鞍山电厂1号机组的整套启动过程中,小汽机电动阀门杆出现卡塞突然断裂,阀门无法运作,机组面临停机。当时管内压力极高,水温超过200度,处理不当就相当一颗子弹的威力,风险很大。李兵找来了康贺仁,他提出在泵上打眼释放压力来解决问题,对这种非常规的处理方式当时有人反对,也有人劝他:“你又不是项目经理,冒那风险干吗?干好了,是项目经理的功劳;干不好,有项目经理在。”但康贺仁只对领导说了三个字:没问题。

“我认真研究过这个进口设备的图纸,结合当时的情况,打眼放压是可行有效的方式,也能保证安全性。”康贺仁亲自到现场实施,两个小时后,问题顺利解决,全厂上下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被他高超的技能和果敢的判断所折服。康贺仁也取得了他第二个EPC机组168试运行的一次性通过。

第三个168创出EPC佳绩

紧随马鞍山电厂“上大压小”66万千瓦1号机组顺利通过168试运,2号机组也进入冲刺。无独有偶,在离2号机组168试运行结束仅剩11小时的关口,捞渣机出现了堵塞,机组再一次面临停机,情况紧急,康贺仁又一次临危受命。

时间紧迫,必须果断采取措施。康贺仁凭借他多年的经验,指挥人员一边倒转排渣机,一边在侧壁开洞,清理堵塞物。压力下,他却异常冷静,同事说:“看不出他脸上有任何焦虑的表情,这也让操作人员稳住了情绪。”5个多小时后,捞渣机恢复了正常运行。康贺仁第三个EPC机组同样一次性通过了168试运,而他连庆功宴都没能参加就赶往了新的项目现场。

马鞍山电厂2台66万千瓦机超临界燃煤机组项目,是继铜陵六期后,我国以EPC总承包模式建设的单机容量第二大的火电项目,两台机组试运行期间的主要技术经济指标均优于设计值,成为了我国能源建设EPC模式的又一次成功实践。

第四个168做亮EPC品牌

2013年,康贺仁又出现在了合肥发电厂6号机63万千瓦机组的施工现场。当时EPC总承包的铜陵六期和马鞍山项目已经在业界有了口碑,工地上也流传着一句话“有情况,找老康”。能力越大,就越大,对康贺仁来说,合肥项目只能更好,不能逊色。

当时合肥项目的整个工期已经滞后,试运时间更为紧迫,康贺仁带领团队打破常规,调试、安装同步进行。在蒸汽吹管时,由于临时吹关门关闭不严造成靶板更换时间长,不能满足吹管要求,吹管工作面临极大困难。他经过认真分析后,立即组织人员对靶板拆除、安装工序等进行调整,将靶板更换时间缩短在10分钟内,恢复了吹管的顺利进行。试运期间,康贺仁每天只休息2、3个小时,即便是休息的时候,他的神经也保持高度紧张,整个过程下来人瘦了一圈,他笑着说:“这是我做过累的一个项目。”合肥电厂6号机组的适时投运为2013年安徽省异常酷热的“迎峰度夏”时段作出了贡献。

再一次化险为夷的康贺仁实现了3年内4台机组168试运行一次通过,这样骄人的成绩也为我国能源EPC项目未来的发展开了好头。

过了2013年,不说“漂亮话”、只做“漂亮事”的康贺仁,不知不觉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回顾在电力建设一线奋战的近30年岁月,他说:“我感到骄傲。”这不光因为他参与建设的机组投产20多台,更因为在蹚出能源建设EPC“中国道路”上,有他洒下的辛勤汗水。

指挥笃定的“指战员”

2008年8月7日,正当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前一天,康贺仁作为铜陵发电厂六期工程总承包项目部项目副总经理,离开北京奔赴安徽铜陵,开始铜陵发电厂六期百万千瓦机组开工前的准备工作。他这一去,就与安徽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便以工地为家,只有在休假或公司开会时才有机会回京。

康贺仁到现场后,首先遇到的就是拆迁问题。当时的施工场地上,满是建(构)筑物,包括电厂职工宿舍、一座水泥厂以及农民的耕地,共需拆除搬迁1086户居民和13个中小企业。拆迁征地问题是建设工程头等难题,需要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和广泛、耐心的群众工作。虽然拆迁征地并不是总承包方的,但康贺仁代表总承包方,以高度的大局意识,积极配合项目业主,联系政府、联系企业、深入田间地头,与农户进行协调。面对百姓提出的问题,他思路清晰,条理清楚,从工程实际情况出发,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耐心解释。整个拆迁过程未发生围堵闹事、聚众上访的现象,这在征用地强拆强挖现象时有发生的今天是难能可贵的,但康贺仁做到了。他高超的组织协调能力受到了铜陵电厂、当地政府与老百姓的高度好评。

康贺仁原在一家电力施工企业工作,从技术员到班组长、项目经理,乃至企业副总经理,一步一个脚印。他曾作为项目经理负责完成多项大型火电厂的施工,因而精通火电厂的施工管理。2007年调到咨询公司后,他负责铜陵发电厂EPC建设的施工管理。他及时适应角色转换,积极探索EPC总承包建设中施工管理的要点,充分发挥EPC总承包的协调优势,构建了完善的施工管理平台,实现了施工合理组织、有序管理。他优化项目施工工序,合理安排好“地下”与“地上”、土建与安装等工序交叉,避免重复开挖、立体交叉,地下设施一次建成。这在以往常规电厂建设中是没有过的,既缩短了工期,又节约了资源、避免了浪费,实现了参建各方的共赢。

他作为分管施工的项目副总经理,能够充分合理地调配资源,科学组织施工。铜陵发电厂施工高峰时,有十几家施工企业、几千名施工人员、上百台施工机械,他统一调配,做到专业联动、执行有力,充分发挥了EPC总承包的优势,实现了项目施工的均衡有序推进。铜陵百万机组塔式锅炉中采用了T23材质管道,这种材质管道在已经投产的同类型机组中无一例外地发生了运行中爆管现象,有的甚至每年发生十几次爆管,导致非计划停运,给企业造成巨额的经济损失,同时也给电安全运行造成巨大的隐患。针对这种情况,康贺仁在工程初期就组织设定了消除T23材质爆管顽疾的目标,并在设备制造、运输、仓储、安装、调试过程中分别制定有针对性的实施方案。经过三年的努力钻研与探索,彻底治愈了百万机组塔式锅炉T23材质爆管的顽疾。同时,铜陵百万机组投产后也刷新了多个火电厂性能指标记录,创出了标杆工程。

冲锋陷阵的“突击队员”

2011年初,公司领导曾对康贺仁说,铜陵项目完工后特批他休息两个月,康贺仁已在铜陵工地度过了三个春节。

2011年5月6日,铜陵发电厂百万机组顺利投产;11月29日,通过达标投产验收。康贺仁原以为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谁知公司承担EPC总承包的马鞍山电厂两台66万千瓦机组工程正进入安装调试的关键时期,公司领导希望他能够去马鞍山工地,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立即奔赴马鞍山。

在铜陵,他是项目副总经理。到马鞍山,他并没有被任命任何职务,只是协助项目经理负责调试工作,但他没有丝毫怨言,同样尽职尽责地去完成工作,适应着角色转变。

在马鞍山进入整套启动的关键时期,他几乎全天候地待在集控室,关注着现场每一个变化,掌握着手资料,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在168试运期间,他甚至彻夜未眠,且口腔起泡,嗓音嘶哑,两眼布满血丝。有人劝他说:“你傻呀,你又不是项目经理,干好了,是项目经理的功劳;干不好,有项目经理在。”可他说:“领导在关键时期调我来负责调试,是对我的信任,我不在乎什么名分、是不是项目经理,我要对得起自己。”

马鞍山电厂第二台机组168小时试运结束当天,他没来得及参加庆功宴,就又奔赴铜陵鑫港码头和输煤栈桥工程总承包工地,投身到那里的工程建设之中。

2013年3月,合肥发电厂63万千瓦机组EPC总承包项目也进入了紧张的安装调试阶段,康贺仁再一次被调到该项目工地,负责调试工作。依旧没有任何任职,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冲锋陷阵,战斗在调试前线。

有同志调侃说:“老康你啥时候去度假两个月呀?”他只是憨厚地笑笑说:“如果我们歇下来了,就说明公司没活干了,那时我们更着急。现在忙,是充实,我希望公司永远在忙碌中、充实中。”

排险救急的“消防队员”

康贺仁在长期的施工管理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能够及时处理各种突发事件。在工地上大家都说“有情况,找老康”。

2010年7月,铜陵持续强暴雨,铜陵电厂施工工地险情不断,工地下游居民房间已经进水。康贺仁迅速制订抢险方案,在暴雨中指挥抗洪抢险,冲在抢险一线。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突击排洪疏散,既保证了施工现场的人员、设备安全,又避免了周围群众的生命财产损失。

2011年3月6日,铜陵发电厂百万机组蒸汽吹管时突然发生靶板泄漏。康贺仁在时间赶到现场,在蒸汽造成的高温环境下指导操作人员采取正确方式排查故障,及时化解危机,保证了机组试运工作的正常进行。

在马鞍山#1机扩建工程调试中,小汽机电动门阀杆卡塞突然断裂,造成阀门不能动作。当时管内压力100多公斤,水温约200多度,如果不及时处理,机组将被迫停机,既会影响工期,又会给企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康贺仁审查完阀门设备资料,迅速组织人员,大胆进行了非常规局部修改,使电动门恢复了正常,体现了他高超的技术水平。

马鞍山#2机进入168小时试运,距离终试运结束还有11小时的当口,突然发生了捞渣机堵塞现象,机组随时面临停机,一旦停机,168小时试运行将前功尽弃,损失至少上千万。在这危急时刻,康贺仁挺身而出,力排众议,果断采取措施,一边组织倒转排渣机,进行人工排渣,一边组织人员在排渣机运行中实施改造,并亲自示范操作。操作人员顶着高温钻进捞渣机内部,经过5个多小时的紧急抢修,捞渣机恢复了正常运行,确保了机组顺利通过168小时试运行,避免了一次巨大损失。

合肥发电厂#6机扩建工程试运时间紧、任务重。在蒸汽吹管中,由于临时吹关门关闭不严造成靶板更换时间长,不能满足吹管要求,吹管工作面临停顿。康贺仁经过分析后,组织施工人员对靶板的拆除、安装工序和作业方式进行合理改进,使靶板更换时间控制在10分钟以内,保证了吹管工作的顺利进行。

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康贺仁凭着他的丰富经验、科学分析、远见卓识、大胆应变,多次使工程项目渡过难关、化险为夷、转危为安,挽回了经济损失,抢回了工期。

康贺仁同志工作出色,连续三年获得公司先进个人称号。在2013年春节前公司的表彰大会上,主持人深情地说:“他,调到咨询公司将近六年,却没有在安德路65号楼上一天班;他,担任公司副总工程师,却没有在北京坐过一天办公室;他是电厂施工管理的专家,能及时处理现场关键、复杂问题,出色地完成铜陵项目的施工管理;他是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不停地耕耘在总承包工地;他曾获集团公司党员、劳动模范称号!他,就是副总工程师康贺仁。”

这就是中电咨询的“三员虎将”之一——康贺仁同志。

原标题:康贺仁:中电咨询EPC“中国道路”的开拓者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专业治疗癫痫病
女性养生
社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