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比天长 第250章 出海

2019-10-13 00:28:23 来源: 顺义信息港

寿比天长 第250章 出海

德黑帝国入侵,野狼军南征,愣是没出现一位帝级高手。

即便是遒达尔亲自出马,火炮连天猛轰城池,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伤亡,也没能请动这些自恃高人一等的大驾。

现在要出海到远古战船了,一口气冒出来十三位。

这种自私自利,卑鄙无耻的玩意,云翼看不惯,只寻思着什么时候找个好的时机,一个个灭了滋养花草。

在云翼盘算的时候,半空中的帝级高手发话了,“此去远古战船,生死难以预料。我希望你们审视清楚自己的身份,执行好我们的决策。敢于抗命不尊的,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这是一上来就确定自己的主导地位啊。

聚在城外的修行者的确很有眼力界,也知道远古战船之行颇为凶险,在短暂考虑后,异口同声的应道:“谨遵前辈指令。”

云翼看着听着无奈的笑笑。这些帝级高手就是拿你们当炮灰啊,真遇到危险甭说出手相助,不拿你们当肉盾已经是有点人性了。

看着众人的反应,十三位帝级高手很满意的点头,神色中似乎还有掌握兵马的欢愉色。

他们一指东方,“听我号令,全速赶往东方海港,登船待命。”

众人纷纷响应。聚在此处的修行者均有尊级以上的实力,徒步行进对他们来讲没有丝毫的难度。

云翼没有动身,落在方,身边跟着岳海涛。

“前辈……”

“叫我云翼。”

“云……翼,这些人都不好惹,先前的那四位宦官,是朱程明的近身侍卫。他们擅长的是四行组合阵法,跟你动手的那位是金公公。”岳海涛介绍道。

云翼点头,瞥向剩下的九位,“那他们呢?”

“基本上都出自八大家族,应该是隐修多年的老前辈。那位秃顶的,是朱程明的二叔朱匡旺……”

听着岳海涛的介绍,云翼一一对照。正如修行界普遍的共识一样,凡是达到帝级高手的,还真没一位年轻人,普遍的是老人模样。

修行正是如此,没积累,没储备,没感悟,自然没有境界提升。再加上,流放岛是被剥离出来的,规则并不稳定,在此地想有所成就,更是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

弄清楚这些帝级高手的身份后,云翼没有展露自己的情绪,很低调的随着大部队前行。

从惊州城到海边的路途并不算近,足有一千两百余里,若是飞行,那自然是快速的多,可依靠双腿,那就慢了。云翼和岳海涛落在,看着前面长龙似的队伍,评头论足。

“前面的应该是皇级高手,他们的速度也比一般人快得多了。据说此次有四百多位皇级高手参与进来了。”

“大兴帝国有多少皇级高手,可有统计?”云翼对修行界的认知很是匮乏。

岳海涛摇头,“具体数目不详,据传有七百多位。”

云翼点了点头,朝身后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没有人了,空空如也,他关心的是剩下的皇级高手会不会趁机兴风作乱,祸害普通民众。

岳海涛像是猜出了他的心思,劝说道:“有帝国皇帝在呢,这些人应该不敢胡作非为吧。”

“野狼军呢?有没有可能趁机南侵?”国内大部分的高手来到了这里,可说是国内虚空,野狼军会置若罔闻,不闻不顾?肯定有所作为。

岳海涛耸肩,“前辈,我发现你真有悲天悯人的慈悲心肠。可子欲兴,父须放手啊。”

云翼楞了一下,笑着看他,“此话在理。”

仅仅是徒步行进,就分出了修为高低。一千多里地,到的,要么是修为高的,要么就是有特殊步法的。

十三位帝级高手甚至还令人下发了号牌,分出了高下低等。云翼和岳海涛才到,拿了个九千四百的号牌。由此可见,此次参与远古战船历练的人数有多么庞大。

海边已经到了,没有人登船。在满是腥臭的海风中,所有人按照号牌分成了六块。每块约有一千五百多人。

大家一言不发的看着海上的庞然大物。

那是一艘艘战船,足有六艘。战船长逾两百多米,高大的桅杆像是冲天柱,足有七八十米,也不知是用何种材质打造的。在船舷上搭着一个个脑袋大小的管口。众人经历了战争,知道那是灵晶巨炮。

一炮就能轰塌城墙。只是运用在船上,就让人不解了,这些巨炮有什么用处。

十三位帝级高手飞到了海面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岸边的修行者。兴许是他们的气场太足,很多人低下了头。唯有皇级高手不卑不亢的平视着。

帝级高手不正是他们的奋斗方向嘛?

摆足了姿态,秃顶的朱匡旺向前飞了五六十米,拉近了跟众人的距离,大声说道:“远古战船凶险无比,同样也满是机遇和契机,要么冲天而起,要么卑微入地。我相信大家都会有明智的选择。所以,不要有侥幸的心思,坚定的执行我们的安排,才能让你们有更大的生存机会。”

随着这番话出口,在场的修行者短暂沉思后,纷纷附议,一定遵从前辈的安排。

云翼瞥他一眼,低下头暗自冷哼一声。他觉的这些帝级高手太妄自尊大了。帝级高手也许在流放岛算是个人物,但在九环世界就是层。

云翼的眼界可比以前开阔多了,对这些人没有丁点的仰慕和崇拜,没必要,他们也不够格。

朱匡旺很喜欢大家的反应,面带笑意不住点头。

这时,一声银白色,有金属质感的金公公飞到了他的身侧,冲着岸边的修行者说道:“谁是云翼,出来!”

众人纷纷扭头,看向了身后。云翼始终都呆在,很像是来打酱油的。

他笑着看向了金公公,“说吧,什么事?”

“你到船,全船有你指挥。”

按照号牌来讲,云翼的确应该在船。可按照实力来讲,他应该在第六船,上面满是皇级高手。

云翼笑笑,“好!”

“登船吧!”朱匡旺下令了。

除了帝级高手,没有人会飞。大船也不可能过度靠近岸边,气人的是没有小船,要登船只能涉水过去。

云翼看了一眼扑进海水的修行者,扭头看向岳海涛,“在第二船?一定小心,前面四艘船应该都是炮灰的使命。”

“还有机会吧。”岳海涛道。

云翼笑笑,一挥手,“去吧。”

岳海涛拱拱手,扑腾着海水,冲向了大船。云翼看着满是脚印的岸边,深叹了口气。修行,也许就是为了那渺茫的希望吧。

他没有飞和其他人一样,一脚深一脚浅的趟进了海水中。

第六艘船上,十三位帝级高手看着海水中的那个身影,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不是听说这小子能飞吗?怎么这会不飞了?

隐藏实力没必要吧?

第四艘船上,凌清和钱月萌看着云翼狼狈的爬上了艘船,面面相觑的满是困惑。这怎么回事?玩低调,不至于吧?

云翼还真不是玩低调。他就是想让艘船上的修行者,不要依赖自己。各个都感觉有依靠了,那就是找死的开始了。

战船开了。

开船的不是修行之人,是船舱内的水军,他们似乎已经接受过了专业训练,连远古战船在什么方位都很清楚。

艘战船大头,慢慢转舵,荡开海水缓缓的驶向了东南水域。

没事干的修行者三人一队,五人一组站在甲板上四下张望。海洋,还真没人来过,毕竟里面有妖兽。

云翼闲的无事,站在船舷边上,观察起战船的材质,像是木头又像是金属

,黑漆漆的很坚硬。

他不禁猜想,这些大船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又从哪找来的这种特殊材料。他有些想念唐睿了,若他在这,一定能解答自己的疑问。

哒哒哒,有人快步跑到他身边。看打扮就是舵手的模样。

“大人,前面发现飞行妖兽。”

“在哪?”云翼忙跟着舵手去了驾驶舱。透过前面水晶似的观察窗,云翼看到了几只海鸥似的长颈妖兽,在妖兽的嘴里还有两排尖牙。

这玩意指定有攻击性。

“外面的灵晶炮能用吧?有没有广播一类的东西?”云翼在魔欧大陆学到的知识可是相当丰富的,很多大兴帝国没有的认知,那里都有阐释和记录。

舵手忙道:“有的。”他有条不紊的给云翼介绍起驾驶舱内的一些基本设施。

云翼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抓过空气广播话筒,广播起来:“我是云翼,甲板上的闲杂人等立刻回到船舱。前方发现攻击性妖兽。”

他没再重复,快速的操作器起作班上的按钮。修行之人比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有识念。

而大船上的所有炮台都能够用识念操控。填弹,瞄准,发射,一个人就能做到。

这六艘船的功用也恰恰印证了这点。船是用来运输的,并不是用来攻击的。至于攻击海上的妖兽,只是附加功能。

云翼的识念扫过甲板,一个人都没有了空空荡荡的。船体发出嗡嗡的轻微震动,这是灵晶炮在充能。

船头的小型炮口对准了越来越近的飞行妖兽,随着一团闪光,极度凝聚的能量弹打了出去。视线中的十几只海鸥模样的妖兽变成了飞灰。

作为打头的船只,就是这个作用。发现危险,时间冲在前面。真若解决不了,那就只能是炮灰了。

飞行的妖兽还能看到,水上的妖兽就难以观察了。

舵手站在云翼的身边提醒道:“大人,船上应该有控灵师吧,他们的声音能够震慑住海里的妖兽……”

不用他说完,云翼就知道他的意图了。他拿起广播话筒,再次广播,“船上的御兽师听着,立刻施展你们的御兽技能,驱逐靠近战船的任何妖兽。”

随着声音扩散,云翼也忙放出识念,在船底迅速搜寻起来。他对御兽师的本事不报什么指望。海上的妖兽可不是蠢货,它们也会权衡自己的实力的。

不畏惧众人散发的气息,它们绝不会手软。感觉不是对手,一定不会上前惹麻烦。至于御兽师发出的各种驱赶声调,估计不会当回事。

御兽师的各种腔调飘荡在船上,一点都不好听,反而极度刺耳,活像是无数的鸭子在呱呱叫。这种声音若是持续下去,兴许还不等把妖兽驱逐开,船上的人已经烦躁的几近疯狂了。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啊。

云翼也只得姑且试试,毕竟他可没有海洋航行的经验。

航行了足足一天后,看着朝阳从东方升起,云翼特意的朝四周看了看,陆地早就看不见了,处处是碧波荡漾的海水。大船还是比较稳当的,只有很轻微的颠簸。

船上的御兽师还在发着怪异的腔调,听在耳中让人烦不胜烦。不过鉴于没有妖兽攻击,大家也只得忍了。说不定这种驱逐方式真的有效呢。

远古战船到底在什么方位,云翼问了好几次了,舵手只说是在东南方,具体多远他也不知道。

这种闷头赶路,丝毫不受掌控的方式让云翼很不舒服。但既然来了,那就忍着吧。

战船能够持续航行,好像也是用灵晶驱动的,速度很稳定,根本就快不起来。看着茫茫海水,云翼想招呼那十几位帝级高手。

他们既然会飞,到前面探探路吧,看看还有多远。这也就是想想吧,估计没人听他招呼。

这些老王八蛋,就会吃现成的,有妖兽把他们吞了。

云翼腹诽着,突然感觉大船一晃,身子有些倾斜,他忙站稳,放出了识念探查大船周围。

识念反馈的结果把他吓一跳。第二艘船倾斜了。

“出事了,我去看看,千万别停下来了。”他对舵手交代一声,一晃身窜出了驾驶室,来到了大船的船尾。

第二艘船已经停了下来,不住的在海中颠簸着。大量的人影在海水中扑腾着。

船底似乎有东西不住的搅动着海水,大船随着晃动,不住倾斜,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得彻底颠覆。

船底有妖兽,这是云翼的判断,不然两百多米的大船绝不可能说翻就翻,估摸着妖兽的体型还不小。

他忙把船上准备的缆绳抓在手里,一甩手扔了出去。艘船还在行进,两船的距离在迅速的拉远。绳索真的救不了多少人。

这就是炮灰的命运。

有人已经向绳索游过去了,后面的人像是看到了希望,也在努力挣扎。

云翼看向了后面的大船,都停下了,似乎还在转舵,想绕开这艘即将沉没的大船。(未完待续。)

北京的看牛皮癣的医院
广东专治妇科的医院
安徽治癫痫好的医院
江苏比较好治疗慢性精囊炎的医院
山西白癜风那个医院治
本文标签: